主頁 > 江西寬帶網 > 婦女 > 正文
智障女性如何不再“被結婚”?
发表时间:2020-07-31 17:40

智障女性如何不再“被結婚”? 

近日,陝西一對情侶申請結婚證,遭到民政局拒絕,原因是男女雙方都有智力殘疾,女方無法表明結婚意願,無法爲其辦理結婚證。

據男方家長透露,男方1歲半時因發高燒沒有及時得到醫治,導致三級殘疾;女方因爲3歲時高燒落下三級殘疾。如今倆人都27歲,生活可以自理,做過婚前體檢,無遺傳疾病,符合結婚條件;更重要的是,女方已經懷孕4個多月,兩人已經有了事實婚姻。

而《婚姻法》規定,結婚必須男女雙方完全自願,如果一方不能准確表達其意願,就不能視爲“結婚自願”。所以,無論在法律上,還是在對女方意願的保護上,民政局的拒絕都有理有據,也受到了許多網友的稱贊。

兩人的合照

衆所周知,大部门女性智障者,在結婚登記時不具備完全民事行爲能力,對結婚沒有概念,她們的婚姻多数是家人一手部署,要麽和同類疾病患者“相互湊合”,要麽成爲娶妻困難的男性退而求其次的選擇,爲其傳宗接代。由于智力方面的障礙,她們婚後就算生活能夠自理,也很難真正得到作爲妻子的尊重和待遇,無法和伴侶建立親密關系,更難承擔照料後代的責任。

如果生出來的孩子遺傳了父母的疾病,那就更糟糕了,會讓原本苦苦煎熬的家庭雪上加霜。對于孩子來說,這更是一種殘忍和不公。因爲父母意識不到的、被長輩全權代理的決定,他們不僅一出生就要蒙受身心的殘缺,還得不到完善的照顧和呵護,小小年紀備嘗人間疾苦,就算順利長大成人,生活也不一定有穩定的保障。無論是出于家庭撫養難度的考慮,還是對于孩子個人命運的擔憂,人們都不願目睹這樣的悲劇循環。

當然,不行否認,智障人士也需要伴侶,需要愛。但是,雙邊父母積極促成他們的婚姻,並不是爲了滿足孩子的情感需要,而是有著非常現實的考慮。對女方家長來說,父母希望爲女兒找一個歸宿,一個經濟供養者和長期照料者,將自己作爲監護人的責任轉移出去;對于男方家庭來說,他們需要一個能爲家族傳宗接代的人。這種以生育功能作爲報酬的關系締結,更像是一種在婚姻形式包裝下的資源置換,與情感無關,更難言幸福。相反,在這個過程中,女方的婚姻自主權和人身權益很容易被嚴重侵害。

可能正是基于這樣的困頓現實,民政局的拒絕登記才格外重要。可問題是,民政局把關再嚴,也只能在程序上予以保護,無法從根本上阻止這類“交易”的進行。就拿此次新聞事件來說,不管能不能領證,女方已經懷孕四個多月,此後余生,她極有可能和這個家庭綁在一起。而這到底是她樂見的選擇,還是家人一手包辦的決定,她是找到了一個幸福的港灣,還是淪爲婚姻交易下的犧牲品,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男方的殘疾證

有很多網友指責男方家庭的“不負責任”,因爲他們執著于“傳宗接代”的傳統觀念,讓一個對婚姻毫無概念的智障女性,在沒有思想准備、也沒有能力承擔的情況下成爲了母親。盡管男方家長強調雙方殘疾是後天所致,但醫學上尚不能排除孩子爲缺陷兒的可能性。在網友看來,男方家長觀念不僅愚昧,而且冒險,有可能制造更大的悲劇。

男方家長的做法,乍看之下,確實欠妥,讓人氣憤,但仔細一看,又能發現幾分無奈。老人一直強調殘疾是後天因素所致,兩個年輕人做了婚檢等,這說明,他所相信並且強烈期待的,是女方會生出一個健康的孩子。這個健康的孩子,不僅是家族延續的香火,更是這個家庭的希望和未來。老人們無非打的是這樣一個算盤:他們尚在人世時,可以將孫輩撫養成人。等有一天撒手人寰時,孫輩就會接過他們手裏的重任,成爲殘障父母的監護人,直到雙親終老。

很多智障人士的父母都透露過,自己不敢比孩子早走,不敢想象百年之後,孩子孤身一人如何生存。所以,哪怕他們知道智障者遠遠沒有養育孩子的心智和能力,也想法設法地讓他們立室,留下後代和血脈作爲今後的依靠。這是一種最原始的生存辦法,非常冒險,卻是當下留給殘障孩子最有可能的、最行得通的生存保障。

說到底,還是因爲照料殘障人士的責任全部落在了家庭身上,而個人的力量何其單薄,選擇何其有限。如果一味地指責家長觀念愚昧,無視他們現實的困難和苦衷,就無法觸及這一普遍現象背後的結構性困境。事實上,其他地區的經驗表明,如果社會能夠接過這一重擔,個人完全可以有另一種選擇。

好比,香港为智障人员搭建了一个完备的服务体系。一个孩子若诊断为智障,就会被建立特别档案,终身有社工跟进服务:上学前班,会部署进特别幼儿中心,6岁之后进特教學校;从學校结业后,帮其部署职业训练,提供就业辅助;到了适婚年龄,会为智障人士提供婚前辅导,资助男女双方建立对婚姻生活实际的认识,让他们提前体验一些实际的问题,包罗如何处置金钱问题、如何分担家务、接纳何种避孕措施等;如果他们想要生孩子,则会向他们解释生育孩子的责任,让他们清楚知道把缺陷遗传给后代的机会有多大,是否能够胜任父母之职等。终其一生,都有社工跟踪服务,哪怕智障儿整天在大街上流浪,社工也会定期把他们抓回去理发、洗澡。

在這樣一個完備的照料體系下,殘障人士的父母,自然不用擔心孩子將來的生存問題,更不會讓他們冒險去生育一個可能的缺陷兒,讓家庭不堪負荷。智障女性的家庭,也不會爲了轉移監護者的責任而將女兒嫁掉。歸根到底,父母無非是想給殘障孩子找一個替代性照料者。如果社會能夠更多地承擔這一角色,就不會有那麽多讓人歎息的悲劇婚姻了。

文明播報

移動助力公安精准打擊電詐犯罪
助力江西打贏汛期“保衛戰”
江西省産業扶貧一線的見聞
中醫院緊急醫學救援隊開赴抗洪一線
22項重點任務加強全省水上搜救工作
南昌新力禧園物業違章搭建
南昌縣:大堤上的“流動診所”
江西定南促生豬複産增養
認識了2戶差异的源頭人家

it

全光網絡萬億價值鏈重啓
5G千元機時代很快到來
打造“5G+工業互聯網”融合發展新高地
“5G+”制造成5G應用落地“先遣軍”
5G成“智”造時代關鍵一環
工業互聯網助推制造業轉型升級
爲決戰5G時代,小米脱手不模糊
想換5G手機別跟風,別入坑了
以5G IoT等技术赋能高端AI家电品牌

重慶時時彩

中了彩票大獎能跳出鄙視鏈嗎?
雙色球開獎結果,獨藍號15
獎池“沖向”100億,彩票銷量下跌?
爲何有人在彩票店中寫寫畫畫
隨機選號和自主選號有區別嗎
遼甯大連彩票再次按下暫停鍵
开展體育彩票“点亮健康中国”活动
彩票投注站貼出“轉讓”告示,會接手嗎
福利彩票33年不變公益初心
友情鏈接:福彩
網站地圖

以上整理自互聯網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謝謝!聯系郵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