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江西寬帶網 > 影音 > 正文
孫悟空爲啥成不了美國鋼鐵俠
發表時間:2020-10-17

孫悟空爲啥成不了美國鋼鐵俠


中國的神仙們很忙。
 
2015年暑期档,一部《大圣归来》上映仅三天就打破了国产动画電影票房惆怅亿的“魔咒”,市场热情瞬间引爆。
 
隔天,光線傳媒火線出擊,投資2000萬與《大聖歸來》的核心團隊田曉鵬等人建立公司。這一操作,讓光線傳媒老板王長田被質疑是“見利起義”。
 
三个月后,王长田把旗下以动画进展为核心的彩条屋推上了前台。公布会上,一众新锐动画导演曝光了多个动画電影项目,22部动画长片的计划同时公布。
 
这些动画计划里有一部電影以哪吒为主人公。谁都没有想到正是这部《哪吒之魔童降世》在2019年狂揽50亿票房,大获乐成。
 
而國漫崛起+神話IP,也受到了資本和市場的熱捧。
 
于是這幾年間,哪吒和孫悟空反反複複出現,大銀幕有神仙打架之勢。2016有《我是哪吒》,近期《封神榜:哪吒重生》在春節檔定檔。關于中國超級大IP孫悟空的,還有《大鬧西遊》《小悟空》《悟空奇遇記》等等,不過大多撲街。
 
國漫崛起的路上,神話IP還能不能創造入迷話?
 
 
“封神宇宙”破滅了?
 
“姜子牙,你可知罪?”
 
2019年《哪吒》片尾最後一個彩蛋放出了下一個主人公姜子牙,市場熱議:能不能把中國的神話宇宙打造出一個世界級IP,對標漫威宇宙?
 
 
漫威的宇宙來源于美國上世紀30年代末的漫畫,雷神、美國隊長、鋼鐵俠等角色被串聯起來,搬上大銀幕,形成了強大而持久的IP效應。
 
每個故事和人物都自成一體,並且每個超級英雄都在其他故事裏穿插出現,最終構成統一體《複仇者聯盟》,並且自《複聯1》之後,每個漫威宇宙IP的出現時間線都被規劃好。
 
漫威乐成向人們展示了系列IP的好處:不僅票房有保證,後續的廣告、授權方面也具備聯動效應。
 
長期以來,《西遊記》《山海經》《封神演義》這些流傳的中國傳統神話故事給了創作者們很多靈感。哪吒的乐成,讓神話IP在國漫崛起的路上有了更多可能性。光線傳媒陸續推出姜子牙、二郎神等,能否打造出一個統一的封神宇宙?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光線傳媒的“封神宇宙”是自己打碎的。
 
喜欢《哪吒》的观众去观看《姜子牙》很快就失望了,因为除了彩蛋中姜子牙和哪吒的互动,人们找不到这两部電影的其他联系。
 
更分裂的是,同一個申公豹,在《哪吒》裏是奸詐形象,到了《姜子牙》裏則成爲憨厚正義的化身。當然最大的槽點還是《姜子牙》劇情邏輯不能自圓其說。也難怪抱著串聯心態的觀衆,吐槽該片最好的是彩蛋。
 
電影上线之前,为了给影片造势,《姜子牙》官微还发起#姜子牙哪吒大圣敖丙#天团话题,并制作响应宣传海报。但当观众发现,和《大圣》《哪吒》热血中二喜剧故事差异,《姜子牙》的故事更像是丧气的中年危机。过度营销的后果就显示出来了。
 
 
目前《姜子牙》的豆瓣评分是6.9分,截至10月15号,累计票房14.83亿元。这个结果和其他電影比也算不错,但远远不及预期,对光线传媒的影响是立竿见影。
 
該影片上映前的9月30號,光線傳媒總市值高達488.74億元,截至10月16日收盤,光線傳媒總市值380億元,短短半個月,光線傳媒市值蒸發超100億元。
 
王長田想做動畫,實際上從2013年底就開始了。
 
相比真人電影,动画電影有一些独特的优势。
 
王长田曾公开体现:第一,没有演员成本;第二,投资的公司自己非常有实力,制作成本也可以利用得比力好;第三,动画電影系列化后,成本下降,毛利率提高。尤其是动画模型,再次使用不再产生太多成本。
 
而在动画電影里,借用传统神话IP,相比新创一个IP又有一些独特的优势。传统神话中的人物、故事自己就有群众基础,自带流量和热度,不是完全的冷启动。
 
光線傳媒的失利,也間接說明“封神宇宙”IP不是那麽容易打造的。
 
一方面,完成一個系列宇宙是相當大的工程,需要在創作中協調利用,以及成熟的工業化流程體系配套。目前來看,《哪吒》《姜子牙》顯然不屬于一個“封神宇宙”,更像是光線傳媒對市場的試探,“封神宇宙”的噱頭大于實質。
 
光線傳媒的運作模式也會影響”封神宇宙”的打造。
 
2015年《大圣归来》上映3个月后,光线传媒宣布建立彩条屋影业一口气公布22部片单,并投资了十月文化、可可豆动画、玄机科技、中传和道等動漫公司。这些公司是独立运营的,好比玄机科技主要作品为《秦时明月》系列,可可豆动画则是《哪吒》的主创团队。
 
在創作上,光線傳媒的每部影片背後都是差异的導演、差异的公司,並沒有什麽聯動的可能。
 
另一方面,中國的神話IP誰都可以來改編,在熒幕/銀幕上反反複複被改編太多次,觀衆也會存在一定審美疲勞,如何講出好故事、新故事就變得格外重要。一旦出現爛片,整個IP形象也受到影響。
 
所以對于光線來說,利用神話IP打造封神宇宙的想法很有吸引力,但是難度不小。
 
 
銀幕上神仙們越來越多
 
过去中国动画電影利用传统神话IP形成强大流传力的例子并不少。
 
1941年,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诞生。这部電影借鉴了迪士尼推出的《白雪公主》的人物造型设计和体现手法,又融入了中国绘画风格和叙事技巧。
 
影片在日本上映时,日本動漫界鼻祖手冢治虫曾这样评价:“抱着轻视的眼光去看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的人们,看到这部影片如此有趣,如此豪华,惊得目瞪口呆。”
 
1957年上海美术電影制片厂正式建立。在艺术至上的氛围下佳作频出,《骄傲的将军》《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具有鲜亮民族风格的美术片就此诞生。
 
萬氏兄弟的老二萬古蟾將自己癡迷的雕刻和剪紙藝術呈現在動畫影片《豬八戒吃西瓜裏》。
 
《大闹天宫》被伦敦電影节评为“最佳影片”,一位影评人甚至认为大闹天空的神话故事可以和《圣经》的神话故事相媲美。
 
《黑貓警長》《葫蘆兄弟》《天書奇譚》等動畫片也承包了一代人的童年,海量具有國民基礎的IP儲備,讓上美影廠媲美迪士尼。上美影廠也無意中成爲中國神話IP的大收集者。
 
 
但體制機制差异,脫離市場化的運作模式,導致上美影廠空有強大的IP,卻越來越沒有存在感。
 
迪士尼因其成熟的IP運營經驗,在國內擁趸衆多。華誼、萬達等一衆企業都想做中國的迪士尼。
 
迪士尼著名的火车头理论称,電影自己可以不赚钱,但是它必须带动相关产业赚钱。围绕IP开发的线下实体乐园和衍生品才是王道。
 
以其2019年第四季度的财报为例,迪士尼媒体网络业务营收65.10亿美元,主题乐园、体验及消费品业务营收66.55亿美元,而直接和票房相关的影视娛樂部门营收则为33.10亿美元。
 
光線傳媒和彩條屋也有意沿著迪士尼的路徑往前走。
 
“5年做産品,5年做産業,5年做産業鏈”是易巧對彩條屋發展的規劃。易巧是彩條屋的CEO,也是光線神話IP系列的重要操盤手,2020年6月易巧宣布將從光線傳媒離職,給彩條屋戰略的落實帶來了不確定性。
 
不過,光線傳媒和彩條屋還處于做産品的階段,核心之一就是對中國神話IP進行動畫創造挖掘。
 
21世纪头十年,国漫一直被称为“扶不起的阿斗”,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动画生产国,但能被称为佳作的很少,能形成IP运营的更是少之又少。动画電影制作周期长、耗资不小,市场体现却令人失望,让很多投资人和制片人对动画電影,尤其是成人向动画電影望而却步。
 
最終,讓行業人士看到希望的是中國神話IP的改編。
 
《大聖歸來》全靠“自來水”宣傳,最終以9.56億票房成爲當年黑馬,以及國漫崛起的星光。對此,有人感歎,兜兜轉轉幾十年後,最能打的還是那只猴子。
 
《大聖歸來》導演田曉鵬也曾直言,選擇孫悟空這個形象是因爲“省事”。
 
“我们做《西游记》,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找一个各人都知道,不用去宣传的题材。很多人听到《魁拔》,还得想一下,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你做得再好,要想把观众引入電影院,需要一个过程的,所以我们当时选择《西游记》这个题材,说实话有点借力的。”
 
據傳,《大聖歸來》乐成之後,幾乎成了所有動畫公司融資的典範。
 
人们也很容易总结出動漫電影爆火的特点,那就是用好莱坞的電影语言包装中国传统神话。传统神话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认知门槛低,只要改编出彩,态度开放的年轻人都情愿为之买单。
 
于是,銀幕上中國的神仙們越來越多,2016年的《我是哪吒》、2018年的《大鬧西遊》和《小悟空》以及2019年的《悟空奇遇記》等影片相繼上映。
 
不外,观众们还是在用脚投票。根据骨朵传媒整理数据显示,在2015年~2019年国产院线动画電影中,100部里只有14部票房过亿。《大圣归来》和《哪吒之魔童降世》更像是昙花一现。
 
 
老湯需要慢慢熬
 
如今国漫電影市场并不缺钱。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動漫行业的总产值已经达2172亿元。《大圣归来》《哪吒》的乐成像两剂定心丸,让资本连续融入这个行业,互联网巨头公司纷纷结构该产业。
 
 
國漫也不缺優秀玩家,除了光線傳媒,還有土豆網創始人王微創辦的追光動畫、由華人文化控股的東方夢工廠等。各人都有意將中國傳統元素運用到動畫裏。
 
追光動畫自2013年建立至今,總共出品4部作品,前三部由王微親自做編劇的合家歡題材全部敗北,拍一部賠一部,票房最高的《小門神》也只有7850萬元。直到2019年1月推出取材于中國神話IP的《白蛇·緣起》,追光動畫才找回自己的節奏,最終票房爲4.67億。
 
一直以來,追光動畫都以其高超的CG動畫技術著稱,這和王微帶隊向迪士尼學習有關,但其前三部影片单薄的劇情也一直被人诟病,直到《白蛇·緣起》才打破這種尴尬局面。
 
追光動畫將于牛年大年月朔推出的《封神榜:哪吒重生》卻並不被看好,一方面光線的哪吒大火之後,再推這個作品有蹭IP之嫌,網友直接在下面留言稱,“又是哪吒,能不能整點別的題材”。二是其曝光的預告片講中國故事卻賽博朋克風格強烈,被吐槽爲“不倫不類”。
 
神仙IP好用,但是一個神仙總出現在屏幕上,前後打架,觀衆們還能接受嗎?
 
而定檔大年月朔也是一場賭博,春節檔大片紮堆,追光動畫自身在宣發層面偏单薄,以至于《白蛇·緣起》上映時,排片被擠占嚴重。
 
相比追光“偷師”迪士尼。在西化方面,東方夢工廠更有發言權。這家建立于2012年的公司,最初就是中資和美國夢工廠動畫合資建立的,經過兩次股權變更後,東方夢工廠改由華人文化、上海東方傳媒集團等公司全資控股。
 
東方夢工廠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來,希望借好萊塢的工業體系,打造中國元素的動畫片。不過是不是真有好萊塢的水准和票房號召力,最終看的還是作品。
 
中方全资控股后的第一部《雪人奇缘》于2019年国庆档上映,讲述了一个善良少女送雪怪回家的历险故事。全球累计票房1.89亿美元,这个结果远低于中美合资时期的《功夫熊猫3》,后者全球票房为5.212 亿美元。剧情的低幼化以及全新的IP制造,缺乏群众基础都是其票房失利的原因。
 
如今國漫的現狀就是這樣,不缺資本和玩家,卻沒能持續穩定的産出精品。
 
《哪吒》的誕生或許可以窺見原因。最初,依靠導演餃子的團隊是趕不上2019年暑期檔的,易巧爲此找了60多家外包公司和20多家特效團隊救火。最終1000多人徹夜奮戰才趕在上映前20天完成。
 
这种操作是不行复制的,也不是一部动画電影正常的生产流程,层层分包既不能有效实现资源调动,也缺乏定价权。
 
除了制作過程不夠工業化,國漫的盈利也高度依賴票房收入,線下主題樂園的影子尚早,衍生周邊也跟不上流程。
 
《哪吒》票房過46億時,正版的衍生品依旧處于預訂階段,以至于盜版橫行。這背後既有經驗不足,也說明缺乏系列IP導致主創團隊不敢貿然行動。
 
回忆起上美影厂衰落对中国动画的影响,北京電影学院动画学院副教授陈廖宇曾感叹:迪斯尼是一锅连续了九十多年的老汤,有这么一锅汤保底,即使在其低谷时期,仍能保持不低的水准。而上海美影厂或者说中国动画这锅汤,熬到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被彻底倒掉了,甚至连锅都扔了,上美影厂这座中国动画曾经的金矿,如今竟然连当年经典之作的原稿也拿不出几张了!
 
如今,國漫崛起+神話IP有珠玉在前,想要熬一鍋老湯,更關鍵在慢火。
 
神話当然有,神作不常有。

文明播報

要樹立起脫貧攻堅“英雄群像”
如何克服疫情影響辦好瓷博會
紅谷灘區信心滿滿迎接VR産業盛會
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經濟工作
“樟树药帮”享誉全国 来到樟树不虚此行
江西開通5G基站超2.5萬個
推動江西高質量跨越式發展
調研基層黨建三化建設和人才工作
第51屆全國藥材藥品交易會開幕

it

5G+工業互聯網應用成效顯著
与山东黄金联合打造“5G +智慧矿井”
5G的剛需應用出現在一座礦場裏
要怎樣提煉5G信息文化?
5G商用一年 交出美丽“结果单”
目前 “互联网+”渐远,“智能+”已来
工業互聯網發展助力産業升級轉型
盡快達成共識,共建5G消息生態
5G消息的發展,存在六大推動力

重慶時時彩

這些“技巧”要知道,別再盲目瞎買
大樂透的獎金應是彩票中最高的
彩民守號倆月中雙色球807萬
這裏喜迎766萬雙色球一等獎
10元擊中41萬元雙色球二等獎
化身“財神”領取雙色球948萬大獎
彩票的力量一直在默默付出
中雙色球948萬戴金豬面具兌
男子10元中雙色球2744萬大獎
友情鏈接:福彩 topbbs
網站地圖

以上整理自互聯網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謝謝!聯系郵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友情链接:sogou下载站-官方软件下载基地-安全、高速、放心的下载网站!  sogou下载站-官方软件下载基地-安全、高速、放心的下载网站!  sogou下载站-官方软件下载基地-安全、高速、放心的下载网站!  sogou下载站-官方软件下载基地-安全、高速、放心的下载网站!